分分彩官网官网
老區旅游

  今天是:
2009年6月9日星期二
歡迎訪問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網站
新聞查詢: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 紅色經典

將軍一去身酬國


信息來源: 河北老促會   發布人: 河北老促會   發布時間: 2016-07-01 16:22:00

——訪民族英雄郝夢齡之女郝慧英、郝慧蘭(下)

梁紹輝    彭同聚

 

西安事變后,國共達成合作協議,郝夢齡抗擊日寇守土衛國的民族愛國情結也日益強烈,他兩度請纓北上,但都未得當局許可。19375月,郝夢齡見請纓未果,再度請求解甲歸田。他仍未被批準,而是被調往四川陸軍大學將官班學習。

快到重慶時,盧溝橋事變發生,全面抗戰開始。郝夢齡即刻返回部隊,請求北上抗日。他在請戰報告中寫道:“我是軍人,半生光打內戰,對國家毫無利益。日寇侵占東北,人民無不義憤填膺。現在日寇要滅亡中國,我們國家已到生死存亡的最后關頭。我們應該去抗戰,應該去與敵人拼。”報國之情躍然紙上。

然而,國民政府軍事當局還是未批準。后郝夢齡再次上書請纓,要求當局允許他率部出征。軍事當局見其報國心切,加之日軍沿平漢路、平綏路長驅直入,華北前線吃緊,才批準他由貴陽率部北上。

19378月,郝夢齡率第九軍自貴陽冒暑徒步北上,經黔東鎮遠到湖南桃源,改乘汽輪拖帶的木船到達長沙,再由長沙乘火車抵武漢。郝夢齡也因此回家與家人告別,并立下遺囑,抱定為國捐軀之志。

郝慧英依舊記得和父親最后一晚的爭執。“那天下午放學后,我母親對我說:‘你爸爸昨晚寫了撕、撕了寫,還一直嘆氣,留了一封信在抽屜里。你看看寫了什么?’我拿出來一看,信封上寫著:‘給慧英,二十七年拆看。’我當時沒敢看,等我父親晚上回家,我就拿著信問他:‘為什么要我明年再看?’我父親很生氣,他一把奪過信,給撕碎了。他出去后,我把信重新拼起來,才發現這是一份遺囑。我們也才知道父親是抱著以身殉國的志向上前線的。”

這是郝夢齡的第一份遺囑,是寫給他的孩子們的:“此次北上抗日,抱定犧牲。萬一陣亡,你等要聽母親的調教,孝順汝祖母老大人。至于你等上學,我個人是沒有錢。將來國家戰勝,你等可進遺族學校。留于慧英、慧蘭、蔭槐、前楠、蔭森五兒,父留于一九三七年九月十五日。”

遺囑提前被看,一家人哭作一團,不讓郝夢齡走。“我父親也不愿意我們為他擔心,但他還是對我們說:‘我不能不走。我愛你們,但更愛我們的國家。現在敵人天天在屠殺我們的同胞,大家都應該去殺敵人。如果國家亡了,你們也沒有好日子過了。’”說至此,郝慧英的眼中有淚水溢出。

1937917下午,郝夢齡和他的第九軍從漢口大智門火車站登車北上。“因為舍不得,我悄悄跟到車站,看見我父親在指揮軍隊登車。一米八的個子,很魁梧,雖然離家時全家人都哭哭啼啼,但看起來并沒有影響他的情緒。”這是郝慧英對于父親的最后印象。

38天后,郝慧英再一次讀到了父親的遺囑——

“余自武漢出發之時,留有遺囑與諸子女等。此次抗戰乃民族國家生存之最后關頭。抱定犧牲決心,不能成功即成仁,為爭取最后勝利,使中華民族永存世界上,故成功不必在我,我先犧牲。我即犧牲后,只要國家存在,諸子女教育當然不成問題。別無所念……倘吾犧牲后,望汝好好孝順吾老母及教育子女,對于兄弟姐妹等亦要照拂。故余犧牲亦有榮,為軍人者為國家戰亡,死可謂得其所矣!書與紉秋賢內助,拙夫齡字。雙十節于忻口。”

捐軀報國

山西忻口坐落于忻口山之斷闕處,為忻州的北門戶。傳說漢高祖劉邦平城解圍后,率軍返回到這里,十分高興,所以將這一地取名為忻口,從此筑城設險,成為重要軍事防守地。北齊、北周以及五代時期,都是中原王朝與北方少數民族爭奪的關口。雖然這里從來不缺少殺伐聲,但19371011日至112日,中國軍隊與日寇的23天血拼,才足以讓每一個國人牢牢記住這個地方。

19379月底,北上抗日的郝夢齡率第九軍到達石家莊,歸屬第十四集團軍司令衛立煌指揮。這時山西雁門關已經失守,晉北忻口成了山西抗擊日本侵略者的第一道防線。據郝夢齡的戰地日記記載,到石家莊后,很多鄉親來找他請求幫助,但大戰在即,他也無能為力,并因此自責。同時,他本打算回一趟藁城老家看一眼,但因交通不便沒有成行。

1937101晚,郝夢齡率部登車,104到達忻口前線。在衛立煌的統一部署、指揮下,任中央兵團團長(即忻口中間地區前線總指揮),指揮第九軍和晉綏軍第十九軍、第三十五軍、第六十一軍等部,堅守忻口以北龍王堂、南懷化、大白水、南峪線的主陣地。

郝夢齡夜以繼日地奔波在最前沿,視察陣地,部署兵力,指導搶修工事,鼓勵官兵奮勇作戰。他對官兵們說:“此次戰爭為民族存亡之戰爭,只有犧牲。如再退卻,到黃河邊,兵即無存,哪有官長。此謂我死國活,我活國死。”他反復強調:人人都應抱定有我無敵、有敵無我的決心與敵拼殺。官兵備受鼓舞,誓死殺敵。

1011,忻口保衛戰打響。驕橫的敵人板垣征四郎做出了瘋狂之舉。他率日軍第5師團,加上配屬的獨2、獨15旅團共計16個大隊3萬人95門炮,正面沖擊20萬中國軍隊堅固防守的忻口陣地。而首當其沖的正是布防于中央地區的第九軍。

面對強敵,郝夢齡毫無懼色,親臨第一線指揮作戰。在敵人飛機、大炮轟炸時,他指揮部隊躲入掩蔽部,待炮火一停,又馬上沖上陣地,用步兵武器狠狠打擊日軍。敵人志在必得,我軍寧死不退,雙方多次展開了白刃肉搏。據當地的老人講,日軍天天往上攻,打死一批又來一群,尸體都堆起來了。當年21歲的班長行定遠后來也回憶,“最激烈的時候,中國軍隊一天傷亡幾千人。”

1012,南懷化主陣地被日軍攻破,敵我雙方步炮兵主力在忻口西北、南懷化東北的204高地上,展開了激烈的拉鋸戰,一晝夜竟易手13次之多。郝夢齡的54師第三二二團最后只剩下100多人。

作為幸存者,該團里的連長秦福臻后來這樣回憶郝夢齡在奪回204高地時悲壯的講話:“就是剩下一個人,也要守住這個陣地。將有必死之心,士無貪生之意。現在我同你們一起堅守此陣地,決不后退。我若先退,你們不管是誰,都可以槍斃我;你們不管是誰,只要后退一步,我立即槍斃他!”

14日晨5時,郝夢齡命令其部開始向南懷化、新陳莊出擊。三二二團在前,晉軍在后,限三小時攻下,后因為傷亡過重,兩翼未動,還是停留在原陣地上。他在這兩天的戰地日記中寫道:“連日晝夜炮戰甚烈,五日來,已傷團長一員,營長五員,連長二十員,士兵數百名。”“今日督戰,李(仙州)師長負傷,戴(慕真)團長負傷,官員受傷過多。往日見傷兵多愛惜,此次專為國犧牲,乃應當之事。”

1015夜,衛立煌增派七個旅交郝夢齡指揮,由正面襲擊,左右兩側同時出擊策應,以期夾擊敵人。16日凌晨2時,郝夢齡發起了奪回南懷化高地的總攻,連克幾個山頭。到了5時,天已微明。郝夢齡恐怕天明后我軍陣地受敵炮火威脅,不能鞏固,不如乘勝追擊,迅速殲滅殘敵,于是揮兵奮進,敵軍混亂,以機槍、手榴彈掩護后退。這時,郝夢齡與第五十四師師長劉家騏已快到散兵線之前,距離敵人只有200米。

時任郝夢齡參謀處長的李文沼回憶:“這時敵已發現我方動向,機槍小炮一齊射來,我請他進指揮所洞內休息,軍長說:‘我是來休息的嗎?’”隨后,李文沼謊稱“參謀長來電,請軍長進洞接”,郝夢齡仍沒理會。“這時,敵機、步槍激烈地向我方射擊,我們都伏下了。不一會兒軍長站起來仍往前走,沒兩分鐘就腰部中彈倒地。”劉家騏也一起殉難。其時,郝夢齡39歲,劉家騏43歲。

郝夢齡犧牲后,包括共產黨領導的第十八路軍在內的中國軍隊繼續與日軍血拼了17天,始終未讓日軍前進一步。后因娘子關失守,太原告急,中國軍隊撤防太原,灑滿中國將士鮮血的忻口于112日被日軍占領,戰事轉向太原。

19371024,郝夢齡的靈柩由山西運到武漢。武漢各界舉行公祭,之后以國葬儀式安葬于武昌卓刀泉。為紀念郝夢齡的功勛,漢口北小路改名為郝夢齡路。

1938312,毛澤東同志在延安追悼抗敵陣亡將士大會上稱贊郝夢齡等是中國人民“崇高偉大的模范”,證明“中華民族決不是一群綿羊,而是富于民族自尊心與人類正義心的偉大民族”。(完)

 




關于我們
老區概況
會長致辭
在線留言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主辦單位: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 河北扶貧開發辦公室   冀ICP備11006963號
技術支持: 河北卓越科技信息有限公司

          總訪問量            
分分彩官网官网 大乐开奖结结果查询 新万博 双色球电子投注单 21点怎么玩 pt真人娱乐开户 至尊是什么牌图片 三分时时彩官方网站 买彩票技巧 博金冠彩票平台 彩票绑定银行卡安全吗